创新改变生活 发明实现梦想

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发明家风采:共产党员邹远东勇立时代潮头逐梦实业报国之路,70载家国情怀书写信仰人生

发布时间: 2019-09-30 00:00:00



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董事长邹远东

18岁当兵,在部队一呆就是16年。邹远东一生走南闯北,历经士兵、军官、军报记者、官员到企业家、发明家等多种角色的转换。他投身改革大潮,曾经领导的企业累计缴税逾10亿元。

1995年,邹远东将在实验室沉睡多年的研究成果成功转化。通过几百次的试验,成功地人工合成小分子活性多肽。1999年,“三九蛋白肽”成为中国深圳首届高新技术交易会第一个成交项目。

邹远东慧眼识“肽”,从此迷恋上发明创新。1996年以来,他先后申报发明专利49项,其中11项实现成果转化。在他的发明影响下,上万家企业加入酶法多肽大产业,邹远东被誉为“酶法多肽之父”和集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科普作家四位一体的“时代英雄”。

2012年,邹远东从原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岗位退休后,开始“二次创业”。2014年9月,他创办的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成为中国生物活性肽第一家挂牌上市公司。

“眼下,公司发行A股股票上市的工作正在推进中。”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年逾7旬的邹远东依然像一个战士,踌躇满志,壮心不已。


中国发明协会党委书记余华荣考察企业,与邹远东董事长亲切交流

打破官本位下海创业,勇立改革潮头实业报国

1983年,在湖北省委办公厅工作的邹远东,在“全党工作重心转移”的感召下,主动提出要去做经济工作。这年冬,邹远东到武汉市经济委员会交通处任处长。上任不久,他就在新岗位上做成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

邹远东回忆,当时国家批准武汉市为全国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市主要领导对他说:“武汉市要靠两通起飞,其中交通是大头,你身为交通处长对此有什么见解?”邹远东胸有成竹:“交通要突破,航空要先行。武汉是九省通衢,可以利用地理优势拓展航空业务。”

“这个主意不错,但建立航空公司的巨额资金哪里来?”当过军人和秘书的邹远东既有宏观视野,又有人脉资源。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可以租用空军的退役飞机搞货运,聘用一些到达服役年限的空军飞行员。有了机场、飞机、飞行员,建立航空公司就水到渠成了。市领导脸上绽开了笑容,立即委派邹远东代表市政府马上去谈。当时,邓小平同志号召军队要支持国家经济建设,武汉空军正为如何服务经济建设而犯愁,双方一拍即合。

21天筹建完成,21响礼炮齐鸣,21架飞机飞上蓝天。在市领导亲自指挥下,邹远东策划、组建的中国第一个地方航空公司“武汉航空”起飞了!武汉航空公司的成立,开辟了共和国第三航线。当天,飞机将湖北的鲜活产品如黄鳝、甲鱼等运到广东惠州,再装上冷藏车转运香港,下午就到了香港市民的餐桌上。之后,从货运到客运,从单一航线到全国航线,“武汉航空”成为地方航空公司的佼佼者,成为武汉经济体制综合改革的象征。

眼看着仕途前景可观,邹远东却做出了新的抉择,提出要去海南创业。“放着平坦的大道不走,万一干砸了怎么办?”“邹远东下海是为了发大财呀……”机关上下议论纷纷。邹远东不回答、不解释,他记得有位伟人曾说过:一个人要做大事,而不是做大官。只要对国家有利,一切从零开始又有何妨!

他带着志同道合的4名干部和50万元借款奔向海南,向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官本位”观念挑战!国家没有投一分钱,创办企业的资金是他个人募集来的,可是他却到工商局注册了“国有”,很多人闻讯后百思不得其解。邹远东在海南做了一阵粮食贸易,风风火火,还为出资人分了红。可是一同下海的伙伴,有的“晕船”,不得不回到岸上。邹远东义无反顾,又选择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当时,闻名遐迩的三九企业集团“实业报国”的理念引起他的关注。

邹远东正式调入三九企业集团时,集团领导提出安排他任集团专职党委书记。他却愿意到一线搞经济工作,主动响应“到内地、到老少边穷地区去发展”的企业战略,请求回湖北创业。

邹远东毅然离开了有房、有车、高月薪的集团总部,以个人名义向集团借款83万元,只身回到养育他的荆楚大地,在湖北省工商局注册了全资国有的“三九企业集团湖北公司”。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邹远东考察、兼并了以湖北为重点的中南五省二市国有企业55家,总资产72亿,借三九品牌和三九机制,依靠资本运营,走完了一个传统企业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发展扩张之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刮起了“邹远东旋风”,人称“兼并大王”。

邹远东为企业注入了先进的企业机制和企业精神,盘活了一个个濒临破产的国企。面对亚洲金融风暴,为了确保这些国有企业能有更好的发展,邹远东“把吃到嘴里的肉又吐出来”,他四处奔波考察,选择国内行业龙头耐心地做工作,将一个个优质企业“嫁”了出去:黄石啤酒厂与青岛啤酒联姻;枝江啤酒被雪花啤酒接收;黄石制药厂交给三九药业;武汉轻工机械厂给了中国轻工总公司……这些企业的总资产价值72亿元。从大规模兼并到盘活这些国有企业,历经短短17个月。这些国有企业乌鸦变凤凰,累计向国家上交税收10个亿,为湖北的国企改革、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有好心朋友劝他:“在商言商,你应该留下几个好企业当饭碗啊。”邹远东说:“国企姓公不姓私,我没有权力那样做。”

邹远东先后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劳动模范”、湖北省企业工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被选为中共湖北省委第八届党代表,被三九企业集团评为“劳动模范”、授予“金质奖企业家”称号,还被评为上缴利润“杰出贡献奖”、“优秀党务工作者”,被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联合授予“中国改革创新人物”。

干一行专一行勇闯科技难关,研究生物科学跻身多肽发明家

好企业纷纷“嫁”了出去,邹远东只剩下了亏损最严重、问题最多的襄樊三九酿酒厂。他又注册成立了“九生堂”生物科技公司,开始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攀登。

1990年代,当时的中国“制药之王”三九集团就开始研究20年之后人类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疾病,身居三九集团旗下武汉九生堂负责人的邹远东,对这项研究着了迷。

1995年初夏,邹远东到武汉市外经委看望一位老同事,在他的窗台上发现了一盒没有注册商标的“口服白蛋白”。自进入三九集团,已初步熟悉药学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各地医院用的白蛋白都是进口的,都是静脉注射,倘若白蛋白能够口服,这个市场该有多大呀!他拿起药盒询问:“这药效果怎么样?”“我肝功指标不太好,托朋友买来试着吃一下,效果不错。”药品说明书上注明是汕头一家企业与上海的一个研究所联合研制生产,但上海的研究所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地址。邹远东决定,立即奔赴上海寻找产品的源头。

邹远东让司机开车上路。出湖北,穿安徽,进江苏,沿途大雨滂沱,震耳欲聋的雷电追着汽车“轰炸”。整整17个小时后,车到上海,人乏车瘫。在茫茫的大上海寻找一个无通讯方式的研究所,无异于大海捞针。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历经曲折,邹远东终于见到了原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黄永昌老先生,二人围绕“口服白蛋白”、“蛋白肽”等话题展开长时间热烈探讨,成为忘年之交。

肽,对于当时的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单词,它参与人的整个生理代谢过程,与人的健康密切相关。100多年来,世界上有近20位科学家因发现和研究肽的成果摘取了诺贝尔奖。不过,这些成果仅限于多肽激素和化学合成,蛋白质降解酶法人工合成肽至今还无人突破。

邹远东对用生物酶催化蛋白质获得小分子活性多肽产生了浓厚兴趣,不仅购买了10多万元相关书籍刻苦攻读,还通过各种渠道请教专家、拜师学艺,反复学习研究,经常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在中科院上海分院的专家招待所,他还每个月邀请10多名离退休专家参加学术沙龙活动,杜雨苍、吴祥甫、黄家兴、黄永昌等一批知名学者都成为座上宾。邹远东说,学术交流是展开思想碰撞、促进发明创新的重要途径,让自己受益匪浅。

“生物工程学是一个浩瀚的大海,蛋白质工程是大海的一朵浪花,而肽只是浪花上的一滴水,并不需要将整个生物学的知识全部弄懂”,邹远东说,他将目标聚焦于“肽”一点上,通过持续研究发现,现代人缺乏肽有两个原因:一是化肥、农药像强盗一样夺走了食物蛋白质中的酶,食用这些缺乏酶的蛋白质后,消化系统不能很好地降解、吸收,生成肽和人体获得肽的几率减少;二是人体因水资源、大气和土地等环境污染,以及通讯工具等现代辐射,使人体消化道自身的酶活性降低,在食用消化降解蛋白质食物时,人体获得肽的几率减少。

在邹远东指挥和带领下,九生堂公司下属三个制药厂的厂长、技术厂长、研究所长、技术人员组成科研团队,集中在黄石制药厂展开科技攻关,通过上百次的试验,终于以独特的工艺,成功地人工合成小分子活性多肽,即“三九蛋白肽”、“九生堂蛋白肽”。这是一个艰难的试验过程,也是一个用任何文字难以描述的场景——一个追梦者,为了他心中的理想,从头学起,拜师学艺,搜集信息,还有企业各种需要的手续,资金的注入……他没有后退,果敢、决绝的人生态度造就了他的坚持与创造。

国家科委《1998年国家级火炬项目计划》对邹远东的成果做了权威性说明:“三九蛋白肽”采用的酶解办法,利用计算机自动控制,将蛋白质降解为分子量在240—1000之间的小分子多肽,它富含20种氨基酸、多种维生素、多种生物素、多糖、多种微量元素、卵磷脂,易被人体吸收利用,具有免疫调节、抗辐射等多项保健功能;国家发改委《2003中国生物技术产业发展报告》将武汉九生堂生物活性肽发展编写重要章节;国家科技部将九生堂生物活性肽列为“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扶持项目”等。

为了钻研肽,邹远东历尽风雨磨难。先是他的父亲,听到了别人的谣传:“你儿子下海做生意做垮了,现一贫如洗,正在从海南沿途乞讨回湖北。”迅疾引发高血压、中风瘫痪,不久便离开了人世。邹远东听到噩耗,立即赶回老家,安葬完父亲,他擦干眼泪,把痛苦埋藏在心底。后来是他的妻子,因为两人长期在武汉、深圳两地分居,爱人为了支持他的事业,得了乳腺癌后也没有告诉他,最后因乳腺癌扩散离开了人世,去世时年仅49岁。爱人去世后,邹远东把愧疚和思念全部用到肽研发上,他把肽事业当作了爱人,每天经常工作18个小时,至今20年过去了,邹远东仍孑然一人,无心“续弦”。

邹远东弄清肽对人体健康的原理后,先后发表360多篇论文、100多篇科普文章,撰写了3部著作。6年时间,他参加了200多场科普讲座,行程20多万里,奠定了生物活性肽“酶法多肽”的理论基础,为国内外研究、生产、销售肽,为人类“肽健康”提供了理论科普,提供了理论实践和科学依据。在中国第六届国际专利博览会上,他的两项专利获得金奖、两项专利获得银奖。他还先后获得德国纽伦堡、伊朗设拉子、法国巴黎、英国、俄罗斯、泰国、瑞士日内瓦等国际发明展100多个金奖。2006年,他成为中央主流媒体重点报道的“中国自主创新重大典型人物”。2008年,他被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科技部颁发“发明创业奖”、“发明创业奖•特殊人物奖”,被授予“中国当代发明家”称号。

2018年9月,第十届国际发明展览会上,邹远东和著名科学家袁隆平等9位发明家当选为中国发明协会首届“会士”。


余华荣书记参观九生堂生物科技展厅,对邹远东董事长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

阻击非典半价供货,危难之际凸现赤子情怀

1997年,邹远东拿到了卫生部的保健食品批文,立即带着产品四处参加展销会。有一个名叫郑荣成的港商他的弟弟和母亲患肝炎,常年吃药,身体十分虚弱。当三九蛋白肽试生产出来后,邹远东马上赠送给郑家服用。

郑荣成的弟弟和母亲的病情很快好转,而更大的奇迹在郑荣成身上发生了:年已47岁、因精子成活率低到处求医问药仍不得子嗣的他,竟然让妻子怀了孕,顺利产下一子。夫妇俩硬要赠送邹远东100万元港币以表示感谢,邹远东坚辞不受。在广交会上,这对香港夫妇抱着胖嘟嘟的儿子,坐在九生堂的展位上“现身说法”。夫妇俩还从蛋白肽的消费者变成了经销商,一次就订购了2万盒。

邹远东依据“酶法多肽”技术,又研发出了“大豆寡肽”、“九生堂蛋白肽”、“鱼胶原蛋白肽”、“赤灵芝胚芽肽”、“人参肽”、“小麦多肽”、“菜籽多肽”、“降脂肽”、“减肥肽”、“苦瓜多肽”、“葛根肽饮料”、“肽酒”、“肽茶”等系列产品,先后荣获"国家火炬计划项目"、"国家863计划项目"、“国家产学研成果项目”、湖北省和武汉市科技成果等100多个奖项。

“武汉九生堂和蛋白肽名声大振,是从抗击‘非典’开始的。”2003年4月29日,就在“非典”最猖獗的时刻,中国科学院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多肽有望阻止“非典”》的文章;有关专家也提出,可借鉴艾滋病治疗经验,利用合成的多个氨基酸链即“多肽”,阻止非典型肺炎病毒入侵人体细胞。

这两则消息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九生堂的多肽产品一时间成脱销之势。此时,邹远东却作出了惊人决定,“九生堂”所有上市的多肽产品不但不涨价,反而降价50%,对有特殊困难的单位打三折销售。“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得起、吃得上。”九生堂把该通知发给了它在全国的经销商,同时给零售商以补贴,对有些地区和单位,主动放弃原来的现款现货规定,先铺货再收款;对非典重点流行区域,邹远东干脆赠一部分货以解燃眉之急。

有一位经销商,已将货款打到九生堂公司账上长达一个月,但邹远东得知该经销商的销售价格将高出供货价7倍之多、而且不听劝说一意孤行时,邹远东愤然将其近37万元货款全部退回,终止合同并取消其经销商的资格。邹远东说,“宁愿自己不赚钱,也不让这些人发国难财。”

“非典”结束,九生堂算了一笔账,由于上述降价措施,企业几乎没有赚钱。邹远东说,“非常时期,我们让利给消费者,就是给国家分忧,没什么心疼的!”

二次创业扬名资本市场,九生堂市值两年实现百倍增长

不同时期身份的切换,邹远东内心深处的那股事业激情一直未曾减弱。2012年,年过6旬的邹远东退休,这成为他二次创业的新起点。邹远东说,“现在国家大力支持创新创业,这么多好政策,我晚年就做这么一件事,也是圆我一个梦想,把九生堂做成百年企业。”

2013年8月,九生堂经过股份制改造,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也增加到500万元。经过一年的筹备后,2014年7月,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上市之后,九生堂借助资本力量实现裂变。公司不仅拥有科研部门,还正在筹备新设营销事业部和网络营销部,这些都是在上市之后,九生堂重新整合资源开辟新的经营模式。

邹远东说,过去,九生堂一直依靠委托加工的模式来生产三九蛋白肽,在上市后,已经建成自有的生产线。同时,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在阿里巴巴、淘宝等大型电商平台上开设直营门店,并建设自有渠道,将多肽系列产品推向全球市场。

“过去光有这些想法,但没有资本来推动。”邹远东说,如今上市后,融资渠道更为丰富,这也为企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借助资本的力量,九生堂真的实现了裂变式发展,“成绩单”又好又快:挂牌上市第一年就实现900多万元的总营收,是上一年度的近3倍。

不仅如此,邹远东更是将更多更好的产品推出。邹远东介绍,葛根本身是一种纯天然的保健品,目前市场上已有葛根粉、葛根花茶和葛根食品等。葛根还有不少自然功能,主要是丰胸、塑身、减肥、解毒和降三高,是富贵病的最好“膳食补充剂”。做成葛根肽所获得的产品,比原葛根的功能放大了10倍以上,而且可促使人体对葛根所有功能元素的吸收。

2015年12月10日,九生堂每股价格一度高达54.42元,总市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这比两年前500万元的注册资本已经增长了100多倍。

九生堂充分借力资本市场,完成定向增发300万股,募集资金2100万元,主要用于进一步完善销售渠道及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从而进一步增强股份流动性、优化公司财务结构、提高公司盈利水平和抗风险能力。

在渠道建设方面,九生堂将加强与国内各大连锁药店的合作,实现终端拓展,让产品更接近消费者。九生堂还将陆续推出肽酒、肽茶等产品,这些都是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多肽产品。肽酒不同于其他酒类,将会起到强壮身体、提高人体免疫力的功效,邹远东已制定了长远规划,加强品牌管理和渠道建设。而肽茶,则将通过肽来保护人体,避免因为喝茶导致人体自身的微量元素流失。“这些项目产品,都将在光谷或省内陆续建成投产。”

2018年5月,“九生堂”进入新三板创新层,目前是湖北省金种子企业,是湖北省、武汉市重点培育的上市后备企业。

邹远东常说:“肽是生命之桥,是生命存在的形式,人体的一切活性物质都是以肽的形式存在的,没有肽,生命就会停止,人体缺乏肽就会百病滋生,21世纪的生命科学必将以肽为主导。”而这位70多岁的老人,就是抱着改善与调整人类肌体健康这样坚定的信念,执着地跋涉着。

情系大别山精准扶贫,立志为十亿农民谋福利

“发展多肽产业是关系到十亿农民利益的大课题”。邹远东表示,我国是农业大国,农副产品、土特产等含蛋白质可食的动植物种类较多,用酶法深加工获得的多肽产品,价值比最初原料升值5至10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压力大,生活紧张,因为免疫问题而对多肽的需求日益增大,市场潜力巨大。

过去,我国在生物工程领域的项目投资大、占地大、周期长、工艺复杂、污染大。而邹远东发明创造的酶法多肽项目投资小、占地少、工艺简易、建设周期短、投产见效快、经济效益高,皆是“绿色环保型”,“资源节约型”、“综合利用型”、“循环经济型”的项目,被《人民日报》称为“十亿农民的点金大产业”。

2012年,在湖北省老区建设促进会的支持、促进下,九生堂公司与麻城市政府签署项目投资协议:将公司董事长邹远东价值2700万的“葛根肽的制备方法和用途”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0810166945.5)落户在大别山革命老区麻城市木子店镇,并建设葛根肽饮品生产基地。该生产基地总投资5000多万元(其中专利费2700万,现金2300多万),2015年6月建成投产后成为木子店镇第一个现代化工业企业,所用主要原材料野生葛根全部在当地采购,工人也全部在当地招聘。

回忆项目落户的曲折历程,邹远东一脸坦然。2011年2月,湖北省启动“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建设不久,邹远东就带着酶法多肽高科技项目和管理团队来到麻城木子店,签下项目投资协议。

“当时,公司拟聘的总经理强烈反对,认为基地选址不符合市场原则,并以辞职相威胁。”军人出身的邹远东却出奇地坚持。他当场表示,麻城为新中国解放事业牺牲了八万儿女,烈士的鲜血就像麻城的红杜鹃染红了大别山。革命老区经济滞后,资源条件有限,项目落户是对老区人民的最好回报。

邹远东18岁当兵,在部队一呆就是16年,加上本人也是烈士后代,充满浓厚的红色情结。虽然错失了一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但他对自己的选择从不后悔。

回报、服务革命老区人民也是邹远东的人生愿景。邹远东说,现代人生活水平比以前大大提高,营养也极大丰富了,其实食品中并不缺乏蛋白质,只是缺乏合成蛋白质所需的“肽”。由于现代人受环境污染、化肥、农药等影响,加之生活节奏快,压力大,生活紧张,导致人体不同程度出现缺“肽”状况,造成蛋白质吸收不足,身体出现亚健康、免疫力下降等各种问题。我国是农业大国,农副产品、土特产等含蛋白质可食的动植物种类较多,用酶法深加工获得的多肽产品,价值比最初原料升值5至10倍,因此发展多肽产业是关系到十亿农民利益的大课题。


邹远东董事长向余华荣书记汇报开展专利扶贫工作有关情况

“扶贫不能光靠‘输血’,更要想办法‘造血’,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扶贫的问题”。他说,大别山是天然的葛根生长地,葛根肽饮品具有减肥、解酒、提高人体免疫力等功能。该专利技术的落户,无疑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引领带动作用,其后木子店镇政府以葛根肽项目为核心,打造了生态工业园区,先后引入了黄酒、中药饮片等多家生产企业,该镇的发展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版权所有:中国发明协会 京ICP备1302422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45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甲15号专家公寓6层 邮编:100036